苏士玉

月出皎兮 佼人僚兮 舒窈纠兮 劳心悄兮

羞红的脸颊,没有丰收的喜悦……

粗糙的我们,总是过于轻视自然……

行吧……

侘寂死我得了……

死亡是一团火焰……

一晃六七年……

以为是一辈子……

没成想却是一辈子不相见……

来到你的城市……

听着以前我们爱听的歌……

早已泪目……

愿幸福……


一窗寒风一夜心,

半忆秋月半叹身。

远梦应怜依依后,

犹断前事了蹙痕。


20191121

你找到了我,送我一只残弱的幼狮

病恹恹的

你俏皮地眨眼,展颜轻笑

温柔地说:吃了吧,这能滋补你的人生

它无助地望着我,以哀怜的眼神

我手足无措,比它更无助

于是,某一天

我狞笑着用钢制水杯当武器

使劲地砸向它的脑袋……

左侧,右侧,后脑

王之位

哀嚎盈室,幼狮低呜着逃向我的房间

我惊异于它的顽强和温顺,怒不可遏

恶犬在旁,我叫嚣着:

撕开它的喉!

丑陋的扭曲的脸

映在你美丽的眸子中

我不敢凝视

转头看着它蜷在床脚

七窍冒血 汩汩之音似群蚁

钻进我有五个尖角的心,蚕食着

我模糊了视线

因为房内血漂木杵

我终不见了你的脸

香烟袅袅升起,绝望深藏心底

如栖息在书柜背后多年的蜘蛛

它爬出黑暗,张牙舞爪

用饱满的腹部高傲地引诱着我

我凶狠地举起了拖把,也张牙舞爪

却无力地发现

永远迷失在了它的敏捷中

倒下吧,倒在血泊里


就让我自以为是吧!

我的光阴早已离家了……

多想在平庸的生活拥抱你 - 隔壁老樊

让悲观更彻底


且将绝望加于己身


成为底色


再染上夕阳的多彩


杜绝一切蚁噬般的欲望


对着镜子大喊:


近了!静了!


别作贱自己


杀死自己吧


方不致癫狂

双溪碧水澄心镜,

岸芷汀兰遥相迎。

学子日诵解花语,

鹭鸟偶沾溅书声。


校文学社更名“兰溪”,校址位于九十九溪之双溪段,双溪改造,溪畔美人蕉,兰花草,芦苇等植物繁盛,秋冬之时,鸥鹭常掠,顿显逼格,[捂脸]有感于此……

遥远的她 - 张学友

清晨
日历上落满了枯萎的花瓣
和永不褪色的花粉
雄雌不分
我用力撕扯下一页
花粉掉落在地
于是
日子又过了
我满手暗红色
……

无题

亲爱的 你瞧
天又黑了
臃肿的街道
枯瘦的树木
连同欢乐的灯光
一齐弥漫着刺鼻的忧伤
呵 亲爱的
各个角落闭眼睁眼
灶台 木床 水杯
书里的时光
全都极尽所能地隐藏起
又或是假装着
践踏悲伤
漏声已断 寒灯未熄
牵牛花又开了

晚风停住了
天似乎很蓝
几枝伸展出来的枝丫
也止息了
之前的摇摆、点头、交缠
另一个世界里的主角相互变幻
我在地图里临摹着“死亡”二字
清醒后的无所适从
令慵懒和渴求从一而终
有的是时间
有的是等待